关于寒冬里的热酒,最美丽的诗句是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”;而关于温酒,最令人心旷神怡的是煮酒论英雄,是温酒斩华雄。那些英雄时代的往事,离我们已经遥远,剩下的仅仅是酒,是冬天,是小火炉,是把酒加热,喝一杯,暖人心。

中国人有喝热酒的习惯,最简单的方法是把酒壶放在热水里,烫一下,这便是用汤桶筛酒。在明清之前,是没有蒸馏提纯技术的,所以那时的酒度数不高,类似如今日本的清酒,烫一下,恰到好处。在寒冷的冬天,酒不温,怎能其乐融融?如今喝白酒不一定要热了,但是喝黄酒还是要热一下的,加了一些姜丝的,煮过的黄酒,入口会有些烫,那种温润的口感,令人着迷。

而在西方,那种热酒,或许说“煮酒”更为贴切,因为的确是加了一些香料,煮出来的。在圣诞节前后的德国,热酒随处可见,并且在整个欧洲,热酒都是一种常见的喝法。

不是所有的酒都能热,热过的酒,如果口感依旧好喝,那么这酒必然不差。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热酒,热酒之中,包含着一种缓慢的生活态度,温酒如同泡茶,需要的是时间和耐心,一种把玩的心态,和一种等待的欢愉。

圣诞红酒是德国人在圣诞节必喝的热饮之一,它是一种加热了的红酒;而在英国,热红酒则叫Mulled wine,冬夜喝起来感觉分外温暖;瑞典的品种叫Glogg,法国也会有自己的热红酒。所有的热红酒都有相似的做法,红酒加水,加一些香料,诸如桂皮、丁香等,煮了,在冬天喝。

在我们接受的关于葡萄酒的所有教育中,没有在葡萄酒里掺东西的课程,有一段时间,国人热衷于在红酒里加雪碧,在威士忌中加绿茶,基本上是暴殄天物。关于用什么酒煮酒,需要一点讲究,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因为品质好的酒,色、香、味都是经过悉心调配的,在生产中对原料进行严格的挑选,对流程严格控制,从而形成很好的口感。所以可以选择价格适中的华源生命引进的法国波尔多葡萄酒,对得起钱包对得起胃哟。如果选择葡萄品种的话,煮酒还是以偏浓郁为主,比如赤霞珠、黑比诺等,重口味的红酒加热后,口感会更加馥郁芬香。

加热红酒,如同烹饪,可以有各种方式,喜欢剧烈一点的,就加些白兰地,喜欢香甜的,就加些冰糖,文无定法,酒也如是。跟鸡尾酒不一样,热红酒并没有什么精确的配方或标准,走的完全是DIY 的路数,自己觉得好喝就行,把自己喝暖和了就好。